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识别创新 >新住民语言课可以让小孩变成会赚钱的好人? >
新住民语言课可以让小孩变成会赚钱的好人?
2020-07-13 / 识别创新 / 535浏览量 /评论数 55

新住民语言课可以让小孩变成会赚钱的好人?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今年九月起,每个小学生都要从本土语文和七国新住民语文中选一种,每週上一节课。许多家长反弹,说英文都搞不定了,为什幺要把时间花在越南或菲律宾语上。

其实,就算必选语文课程不加入新住民语文,学生还是得在闽南语、客家话和原住民语间择一,每週一节的本土╱新住民语文课,横竖不会拿去上英文。在这篇文章里,除了说明新住民语文课对道德的帮助,我也想主张,这些家长会反对新住民语文课进入必选,不只是因为他们搞错制度,也是因为他们搞错自己的孩子和台湾的下一代怎样才会有竞争力。

首先,台湾人对东南亚其他国家人民的歧视至今依然存在。基于刻板印象,一些台湾人认为东南亚人懒惰、教育和经济程度低,并因为「移工抢走台湾人的工作」而仇视他们,却又反对同工同酬,从几乎所有关于移工的网路新闻留言栏,都可以看出这些。

许多歧视来自陌生,了解对方的语言不会消弭歧视,但可以降低陌生。在这个意义上,新住民语言列入必选,是让台湾人的下一代有机会学习彼此惯用的语言,对彼此更包容。新住民小孩感受学校对自己友善,也能增强信心,展现学习潜力,让把自己的能力贡献在班级和社会。

新住民语言列入必选的另一意义是象徵尊重:你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你的语言目前在社会上不见得强势,但在学校可以学得到。在台语、客语和原住民语的例子里,这份尊重背后,也有转型正义的精神。当然,国家能否为了显示尊重,而去增加国民教育内容,这是可以讨论的,不过新住民语并不是第一份彰显尊重的语文教材。在国高中国文教材里,我们为了保持对古代中国的尊重,甚至必须让自己读懂没有现代人在用的文言文,而且还不像本土和新住民语文课有得选。

当然,如果我希望我的小孩在学校花的每一秒都能反映在未来收入上,那幺,在讨论教育内容的时候,什幺尊重多元,在我听起来可能都像髒话。然而接下来我想主张的恰好就是,尊重多元的能力,有可能是未来小孩成功的关键。

不管你喜不喜欢,台湾的地理位置、天然资源(的缺乏),都让我们朝科技、服务和创意的产业迈进。这些需要团队合作、发想创新和解决问题的工作,不但需要你有知识和操作性的专业,也需要你有人性关怀的素养。

最近美剧《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在Netflix上架,这部情境喜剧描述Leonard、Sheldon等几个高智商物理宅宅的生活。在第一集里,Leonard请新邻居Penny说说他自己:

Penny:我是射手座,这样讲会不会透露太多讯息?
Sheldon:这透露你共享了一个大众文化的妄想,认为出生时太阳和星座的相对位置不知为何会影响你的个性。
Penny:你说我共享什幺?
Leonard:他是说,我们没想到你是射手座的。

在这部戏里,Sheldon的学术能力远高于他的伙伴们,不过如果你不是要找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而是要找团队成员或领导者,你很可能不会找他。当然Sheldon是非常极端的例子,不过不能否认的是,不管在台湾还是国外,业界都花费大量时间心力讨论如何促进团队合作效能,许多公司愿意花钱让员工上相关课程。这些被认为在这方面有进步空间的人,甚至不需要像Sheldon那样展现强迫性人格障碍(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 disorder)。

目前产业姑且如此,在可见的未来,当人工智能侵蚀人力市场,有些人认为,人类劳动的最后疆土之一,可能会是那些涉及跟人沟通、说服人、照顾人的情绪有关的工作。财经作家安德斯(George Anders)在《人文学科的逆袭》里说明人文科系被忽视的竞争力,其中一项就是对人和文化的理解能力,让他们能在科技让资料爆炸的时代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现代科技生活让我们很容易得到大量关于人的资料,但这些资料可能代表些什幺,则需要人类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的判读。

未来的人类工作,很可能需要人能同理和理解和自己很不一样的人,任何语言都能增加我们理解其他人的机会,而学习社会上确实有人在用的弱势语言,则让人更容易同理和包容,察觉其他人的需要。这些都是多元文化社会里整个同理、理解教育的一小部份。

要是你能理解和包容差异,并做出恰当应对,根据以上的推测,这种素养会增加你在可见未来成为好员工和好主管的机会。民族主义右派或许会说:「这难道不是因为我们被逼得要跟不属于我们的人相处吗?如果他们不在这,大家都不用这幺辛苦!」就算不谈这种说法是否道德,在谈赚钱的这一节,我们至少可以谈这种说法是否明智。

在有办法同理和沟通的前提下,我们有理由欢迎和自己差异很大的人加入团队,因为这会增加团队的创意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富比世》专栏作家Sian Beilock在这篇文章里介绍了相关研究。当然,同理和沟通的训练成本不能忽视,但团队差异性带来的好处也一样。

最后,有些人可能会说:找工作是那幺久以后的事情,干嘛小学生就要培养同理心?(不过同一群人很可能支持小学生就要读英文甚至写程式语言)我的答案是:去看一下那些关于移工的网路新闻底下的留言吧,同理心这种东西,很多人长大就长不出来了。

*感谢蔡如雅和简伯宇给本文初稿的资讯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