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影音家电 >「过劳之岛」并不值得台湾骄傲,难道创新是熬夜才可以有的吗? >
「过劳之岛」并不值得台湾骄傲,难道创新是熬夜才可以有的吗?
2020-06-11 / 影音家电 / 655浏览量 /评论数 76

来到澳洲工作之前,一直以为「Work Life Balance」工作生活平衡是一个传说。没想到,来到澳洲工作之后,才知道,8小时上班就是8小时。如果加班或是加班太多,老闆会催促员工回家,或是开始分析是不是工作量过于大,还是效率不够高,而且还会时不时提醒员工应该要计画休假!

最近和一个在澳洲的银行上班的同事聊天,他说他老闆叫他把明年的假期都先安排好,确保要休满年假,从台湾来的他也是非常不习惯,但是还是在今年5月就把明年回家过年的假期安排好了。

先不说年假,因为那可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我时常想着台湾的工时问题:看完澳洲的现状,反观台湾的工时状况,台湾每名劳工工作时数高达2140.8小时(2015年),仅次于新加坡与香港,排名全球第3,但薪资却停滞在16年前!位居亚洲四小龙之末。

这意味着什幺呢?台湾人工作超级辛苦,但是薪水少得可怜。少就算了,连可以花的时间都没有!曾经在报纸上看过一个比喻,换算时薪的话,台湾目前的薪资状况,连新加坡的一半都还不到。所以台湾人或许越忙越穷、越穷越忙,简直是恶性循环!。

我有一个朋友Yvonne,是平面设计师,前几年和几个韩国的同学一起在美国读书,后来各自回到自己的国家去工作,前一段时间这几个韩国同学休年假来台湾游玩。她很沮丧地说,同样的学历、同样的能力,相似的工作经验和年资,她们回到韩国马上就有十几万台币的起薪,而她却常常加班到凌晨也只有3万多,和老闆请假休息,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而Yvonne不是唯一一个在面对工时长却薪资低的台湾劳工,越来越多台湾年轻人纷纷出走到不同国家工作,或去新加坡,或去澳洲、纽西兰… 如果自己的家乡工作条件良好,劳工保障完善,薪资结构合理谁愿意离乡背井去当临时工呢?

当劳工的付出不等于回报

为什幺台湾人不敢生小孩?最近看到一个调查数据,前三名理由是:1. 薪水太低,不足以养小孩,2. 无力买房,没有办法给孩子一个家,3. 工时太长,没空照顾小孩…

看到的时候感触很深,尤其是工作时间太长的这个问题。其实仔细看看,原因一和三是在说同一件事:台湾目前是全球工作时间第3长,可是我们不是全球第3富裕,所以工作付出不等于回报,应该是台湾的工薪阶层心理最沈重的痛。

无止境的加班,代表企业的管理有问题或是人员的配置有问题,要不然就是员工的工作效率有问题,这是需要改进的,加班不光荣,不应该是常态!

以我过去在台湾工作的经验为例,当时的公司有一个我觉得非常的匪夷所思的传统,叫做「宠创意」。「宠」就是让一群创意团队员工中午或是下午才来上班,然后其他团队要等他们到下午3点之后才可以开会,然后工作到淩晨。有员工甚至把公司当家,三餐都在公司解决。

对不起,我不觉得生活作息不正常值得骄傲,也不觉得创意是熬夜才可以有的,更我不觉得24小时都在办公室是合理的人生,更重要的是,我不要我的生活圈子里,只有公司裏的几个人。试问,一群年轻人,在岁月最美好,身体最健康的时候,将近24小时整天关在办公室裏面,是正常的吗?

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劳工品质、薪水结构也没有比人家好,我从来没有听过任何台湾朋友和我说过有加班,然后赚大钱的事!WHY?为什麽会这样,是全民应该思考的,爆肝之光?过劳之岛?是社会出了大问题,不值得骄傲,应该要做的是找到问题,然后去解决。

既然说到创意,那就再多说一些,瑞典的创意世界有名,难道他们全国的创意人,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工作、日夜颠倒的生活做出来的吗?

相反的是,我在欧洲和瑞典人一起工作的时候,他们不仅工作效率不输德国人,创意也是吓吓叫。更值得敬佩的是他们都很注重家庭生活和休闲生活。他们常常在大城市工作,开车回到在田园裏的家,太阳下山后,是留给家人和自己的时间。

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不应该是生活中只有工作,这幺多国家都可以做到相对的工作生活平衡,为什幺我们不行?

「过劳之岛」并不值得台湾骄傲,难道创新是熬夜才可以有的吗?

我们再来看看德国人和瑞士人,在德国以及瑞士,如果一个公司常常加班,就代表领导层无能,才会导致员工一再加班!以前我在瑞士德语区上班的时候,一年有近30天的带薪年假,公司会鼓励员工能放长假去充电,或是旅游,或是回归家庭,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休假,也会以更高的薪水来补偿。

在德国和在瑞士,上班超过8小时,不管是对公司还是对个人是一件可耻的事!我真的很希望台湾的主管单位以及企业主们可以思考过长工时这个问题,现在是科技时代,一切讲求效率,Work Smart 聪明工作比长时间无效率的工作更加重要!也会有更多的产出和创造出更高的经济价值!

我知道我很清楚的知道一个人不能改变什幺,可是当我看到一段澳洲的历史…

澳洲工人是最早成功争取到8小时工作制的。,墨尔本的石匠和建筑工人进行罢工,从墨尔本大学游行到维多利亚议会大楼,举行集会和娱兴活动,表达争取每天工作8小时的诉求。这次的直接行动,为当地工人赢得了在没有减薪下落实8小时工作制。这场原本只打算举办一次的劳动节活动,鼓舞了澳洲工人接下来每年都举行一天罢工,去庆祝劳动节的传统。

或许我们不能瞬间改变台湾的工作环境和薪资结构,但是可以从改变自己开始,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尽量把事情在8小时上班时间做完,不合理的加班,我们有权利站起来,勇敢地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