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影音家电 >槟总警长:地理位置四通八达槟好条件被利用运毒 >
槟总警长:地理位置四通八达槟好条件被利用运毒
2020-07-18 / 影音家电 / 891浏览量 /评论数 64
槟总警长:地理位置四通八达槟好条件被利用运毒

(槟城7日讯)警方全力肃赌后,槟州的赌博机几乎绝迹。今年1月走马上任的槟州总警长拿督纳仁纳沙卡兰的下一个目标是“肃毒”,他承认毒品是槟州罪案的最大挑战,由于槟城的地理位置及网上资讯的丰富,教晓毒贩掌握更精进的炼毒知识,并视槟州为毒品的转运站。

纳仁纳沙卡兰在接爱独家专访时说,他把毒品列为槟州警队和槟子民的最大敌人。 

他说,槟岛的地理位置,交通四通八达,有机场、有渡轮又有大桥,再加上是国际知名旅游胜地,种种条件却成了贩毒集团的毒品中转站,这是槟州警队的大挑战。

单在今年警方就连续侦破数宗规模不小的毒品案,其中1月16日,槟州警方在槟城及太平连续逮捕3名本地男子,侦破一个炼毒中心,起获市价近126万令吉将摇头丸混入各种即溶饮品茶包内的毒品案。

最靠新一宗则是在上个月16日,警方连续展开逮捕行动,捣毁一个炼毒中心,逮捕4名本地男子,充公约33公斤海洛因、44公斤可卡因和其他炼毒原料。

纳仁说,这只是其中2个案例,警方在数天前截查一辆轿车时,在车里也搜出数十公斤的大麻(警方还未公布逮捕详情)。

纳仁纳沙卡兰透露,在目前资讯炸爆的时代,我国的毒贩已经懂得自己炼毒。“本地毒贩大多从邻国私运毒品的原料如纯海洛因进入我国后,租公寓单位或工厂,设立炼毒中心,利用海洛因及可卡因等材料自炼毒品自卖。”

“除了本地市场,他们也通过种种管道将毒品转运国外,警方除应对毒贩也要确保瘾君子不会增加,毕竟毒友沉迷毒品无法自拔。”

家乡在怡保九洞

懂华语会说流利粤语

纳仁除了精通国英语及母语淡米尔话之外,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听懂华语,还可以说得一口流利的粤语。这个访问,有部份是以粤语沟通。

纳仁说,他家乡在怡保九洞,当地华人很多,在耳濡目染的影响下,他在小学时已经讲得一口非常流利的粤语。

他坦言,本身并没有接受任何正统的粤语或华语教学课程,粤语及华语是从华裔朋友身上学习到的。

他坦言,通晓粤语在他当警察的生涯中无论是在破案或服务市民的工作上,都让他受益良多。他以粤语与华裔同胞交谈,除了让他们倍感亲切,也更容易融入话题及取得破案关键的情报。

人脸辨识系统试跑

需釐清技术法律问题

槟州警方率先全国推行“人脸辨识系统”,纳仁说,该系统目前在试跑中,仍有许多技术性问题和法律上的问题需要釐清。

州政府过去10年安装近900架闭路电视后,今年再附加“脸部辨识系统”新功能,使槟州成为国内首个使用这系统的州属。

纳仁说,透过这系统可即时知道和掌握案发现场的情况,而立刻调派警员在短时间内赶到,但该如何熟练操作该系统,人手安排协调工作,仍需要时间适应和调整。

至于“脸部辨识系统”,技术上的问题包括了闭路电视安装的位置、摄下的人脸也需要有对照及充足的数据,才能让这系统完善操作。

“当中最重要的就是照片,罪犯的照片无论是正脸或侧脸警方都有,但平民百姓的照片警方则没有。”

他说,许多国家都已经使用这系统进行打击和追缉嫌兇,所以他相信这系统在我国将来也会成为打击罪案的主力之一。

数据只是参考

重视民众内心安宁

纳仁是一个不看数据的州总警长。当人人都为罪案数据下降了多少而鼓掌,纳仁说,他更重视人们内心真正感到安宁,社会处于真正安全状态中。

与各州相比,槟州的罪案率并没有偏高,他打比喻说,吉隆坡一个区每日的投报可能就是等于全槟警方一天的投案量。

“所数据只是参考而不是结果,并不代表一切。”

他说,他常告诉下属,主动上门和受害者见面,而不是录完口供后就闭门不见,而自己径自的去查案。巡警在巡逻期间途经受害者住家,都应该停下见见受害者,聊天也好慰问也好,这过程中往往会有意外收获,就算没有,受害者的心灵上也能感受到安慰。

警方全力取缔

槟赌博机早已绝迹

“别问赌博机课题,赌博机早已经绝迹槟州。” 

纳仁说,曾经遍布槟州的赌博机在经过全力的取缔后,目前已经不存在于槟州。

至于市面上被指“变相赌博机”,即玩游戏累积分数换钱的游戏机,他说,警方也是要掌握到充足的证据,才能展开相关的行动。

他说,警方也没有鬆懈,每週还是会例行检查曾开设赌博机的电玩中心,以防他们重新开业。

升到这警阶年龄已差不多

槟非退休前『驿站』

过去两任的总警长上任不久就退休,以致槟州总警长一职被视为退休前的“驿站”,对于这个说法,今年59岁的纳仁不表认同。“这是因为警队擢升过程中,就刚刚好到这一站就要退休了,纯粹巧合。” 

国家处于和平状态

不当军人加入警队

纳仁1984年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在1985年加入警队,提起他加入警队是否其小时愿望时,他坦言大学毕业后很难找工作,为了家人及生活所以选择加入政府公务员。

他回忆说,当年他在大学时期曾加入军队后备营,而1983年时他的军阶已是少尉,不过对于记者询问为何他选择担任警察而不是军人时,他坦言国家处于和平状态,因此他选择加入警队维护社会治安。他直言,警校毕业后他被派到吉兰丹负责行政,当年他的警阶是见习助理警监,至1992年他获得政府给予的一项奖学金到英国深造硕士学位,主修是法证科。

“学成回国后,我就在警校担任法证科讲师,接着我在被调往吉隆坡的重案组,之后再调返警校,而在这过程中我曾参与及率领我国警队调查2014年发生的印尼亚航QZ8501号航机失事案件、2015年在马泰边境的旺吉辇发现罗兴亚偷渡客乱葬岗案件等。